闽政通APP|手机版指南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加入收藏|乡镇部门

《三明日报》:最后一次春运——鹰厦线沙县站的六十年往事

发布时间: 2017年02月03日     浏览量:{{ pvCount }}      【字号:   

以前的候车室成了职工体育中心。

 

实习值班员刘旭敏在调度车辆。

 

上世纪七十年代沙县站工作人员在核对作业计划。(资料照片)

 

助理值班员陈家荣在接车。2013年9月沙县站停止客运后,这里的春运变冷清了。

  1月26日,正值春运,鹰厦铁路沙县站却冷冷清清。上午10时20分,一列货车疾驰而过,助理值班员陈家荣拿着红绿信号旗接车,偌大的站台,只有他一个人。
  沙县站隶属南昌铁路局永安车务段,是位于鹰厦线中段的一个四等货运中间站,主要办理整车和零散批量货物发送业务。今年七八月份,年近花甲的沙县站将正式“退役”,这是它的最后一个春运。
  “花甲”车站的峥嵘岁月   

行车班组工作人员在调车。

●本报沙县记者站 乐小丽/文 胡 俊/图

 

    沙县站站长成进福,今年54岁,他的父亲是沙县站第一批铁路人,他从小就听父亲讲过鹰厦铁路和沙县站的历史。
  1952年3月,中共中央决定,以国防工程项目提前修建鹰厦铁路。1955年2月21日,王震将军率领13万铁道兵主力部队和江西、福建青年筑路队,仅用22个月就将铁路从鹰潭铺到了厦门。
  当时设备简陋,物质匮乏。铁道兵住的是简易房,吃的是干饭就咸菜,喝的是山涧流下的浊水,终日与深山密林相邻,与钢轨汽笛相伴。但就是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,依然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建设任务。
  1958年1月1日,鹰厦铁路正式运营,由南昌铁路管理局接管,沙县站属于永安车务段管辖。
  成进福从小就在铁路边长大,他描述了记忆中的沙县站。
  以前沙县站很小,也很简陋,站房是木头瓦片房,候车室里只有几条木头长凳,候车室前的小广场是一片泥巴地,一下雨就泥泞不堪。
  火车进站要看信号,过去用臂板信号机。木头做的臂板长约一米,宽25公分,尾部两个圆形的外表示镜,装有红绿两色玻璃。白天,火车根据臂板的不同位置判断,水平为停止,倾斜为通行;夜间或视线不清时根据不同颜色的灯光判断,红灯为停止,绿灯为通行。
  为了让司机看清路况,工作人员在外表示镜上挂上三盏煤油灯,通过旋转臂板,将不同颜色的玻璃对准煤油灯,借灯的亮光把对应的颜色反射出来。遇到刮风下雨,煤油灯灭了,信号工人就要登高爬梯把煤油灯点亮。
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沙县站盖起新的站房和候车室;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鹰厦线进行电气化改造,淘汰了臂板信号灯等落后设备,沙县站跨入了电力机车时代。2013年9月,沙县站停止客运,这里的春运再也没有往日的热闹。
  不忘初心的铁路人  

    站台上冷清,调度室里却一派繁忙。
  “电力46210次列车沙县站2道通过。”学习值班员刘旭敏在副站长章云新的指导下,一边紧盯着电脑显示器,一边通过对讲机与货车司机沟通。
  接到进站指令,54岁的助理值班员陈家荣连忙拿上红绿两色信号旗,赶到站台前准备接车。
  陈家荣三代都是铁路人,父亲陈学龙曾在沙县站当书记,儿子也是三明北站的业务骨干。每一年春运他都印象深刻:“以前火车票一票难求,候车室里人头攒动,高峰期一天经停的客货列车有70几趟,货车皮也是供不应求。”向莆铁路开通后,旅客转到三明北站了,陈家荣却没有闲下来,依然每天忙着接车、发车,检查车辆,尽职尽责地站好每一班岗。
  像陈家荣这样一生献给铁路事业的人很多。
  “铁路诗人”马兆印,是永安路段沙县线路车间的一名普通线路工,负责铁路的维修与保养。
  沙县路段的线路工不仅要保证每一寸轨道正常运行,还要兼顾铁路周边安全。由于铁路贯穿城区,很多人为了省时间图方便,不顾危险穿行铁路。为此,城区范围内的铁路两侧都装上了防护网,可还是有人蓄意破坏,带来不少安全隐患,也给马兆印的工作带来不少难度。
  工作的清苦没有磨灭马兆印的性情,豪爽的他把铁路融进自己的诗歌里,工作32年来,他写了数千首诗。
  “走上铁路/我们就成了一列火车/载着生活的温馨/从每一双瞳仁里驶出……晾在人民舒展的/额头……”这是马兆印写的诗《走上铁路》。
  2015年4月,老马和他的诗歌亮相央视《朝闻天下》和《新闻联播》,把铁路人的担当和本色呈现给全国人民。
  听着鸣笛声长大  

    在沙县,很多人是听着火车的鸣笛声长大的。
  62岁的乐新艳住在火车站旁的陈马新村,离火车站不到5分钟的路程。
  她说,她记事的时候就有火车了,当时火车站周围还没有住宅区,一边是池塘、菜地,另一边是山。小时候她住在离车站不远的龙船巷,经常和小伙伴们到山上玩,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火车站周边盖起了住宅区,她就搬到了新家。
  早期火车是烧煤的,风一吹,空气中弥漫着黑色的小颗粒,一年到头他们连窗户都没敢开,电气化之后就干净多了。
  听了大半辈子“轰隆”声的乐新艳很容易就分清客车和货车:“货车声音很重,经过时门窗都震得嗡嗡作响,客车声音轻很多。”
  那个年代,很少人买得起手表,火车站边的住户有他们独特的“闹钟”。有一次,乐新艳在家门口和邻居们拉家常,一列火车经过,大家赶紧起身:“这是厦门到福州的车啊,11点啦,要煮饭咯。”
  偶尔火车晚点,会在车站停靠很久,附近的居民就把食物、水装在小篮子里,到站台售卖。
  “以前有客运的时候,我们这片很热闹,特别是春运,从早到晚都是人,这两年冷清多了。以后没有火车的声音,不知道会不会睡得惯。”听说车站要关了,乐新艳很舍不得。
  见证一座县城的发展  

    一个老火车站,见证一代人的人生,也见证一座县城的变化。
  没有铁路前,沙县乃至整个三明地区交通闭塞,经济落后。鹰厦线通车后,众多的工矿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铁路沿线,紧邻火车站的沙县贮木场就是其中之一。
  40岁的高丽梅,家住贮木场对面。她还记得,小时候每天都有一车车的木头从各个乡镇运到贮木场,装到火车车厢里,发往外地。木头发货之前会先取下树皮,堆放在一起,左邻右舍的人把树皮拿回家做燃料。
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大批沙县人外出做小吃,他们手持一根扁担,一头挑着面筒炖罐,一头挑着花生酱辣椒酱,搭乘火车,将沙县小吃带到全国各地。
  罗永明今年57岁,早年在福州做小吃,每开一家新店,都要带一大堆东西。“那时候,整个车厢都是锅碗瓢盆和辣椒酱,火车一停下,大家就拼命挤,不挤上不了车。”
  如今,很多配料店在全国开连锁店,小吃业主需要什么,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送货上门,物流业的发展也减轻了小吃业主的出行负担。即使要托运,现在有高速、动车、飞机,沙县人民有了更多的选择。

 

 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